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511-520)作者:2473530790
【这才不是我想要的命运】(511-520)作者:2473530790
字数:308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百一十一

  因为自从上次结野川穿上爱丽丝她选的那件衣服以后,不管她再怎么要求,结野川都连连拒绝掉,没有再穿过女生的衣服。毕竟就算结野川年龄小,但是穿上女生衣服这件事情他还是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妥和害羞,自然也会对此产生抗拒的心情。

  而爱丽丝自从看了结野川上次女装的模样之后,内心中就有一种想要对方重新穿上女装的欲望,只是因为结野川的抗拒,让她的想法一直不能实现,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给结野川设下陷阱,来满足自己的欲望。

  理所当然的在心计上,还是小孩子的结野川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虽然自己也差不多用的是有些耍赖的举动就是了。

  现在看着结野川这么惊讶的表情,她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得意起来,开口继续说道:「川,难道说现在你想要反悔了吗~ 明明平时你一直都说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现在却反悔的话,我想这根本算不上男生呢~ 」

  「唔……我也没有说过要反悔,只是没想到爱丽丝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而已……」结野川很容易的就中了爱丽丝的激将法,就算是心里再不愿意,但是作为男生的尊严还是让他说出违心的话语,不过最后他还是补充了一点,「不过,我只换一次衣服……这样就达到你的要求了,其他的事情我可不会再接受了……」
  「放心吧,我可是爱丽丝呢,作为一名有素养的贵族淑女,我怎么会作出违反信用的举动呢。」爱丽丝带着一副自信的表情说道,虽然她的话语总让结野川感到有些怀疑,毕竟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说这种话了。

  不过到最后他还是选择再次相信她的话,现在对于他来说不管怎么选择的结果,其实都相差不大,再加上在他心中也只是隐隐的感觉作为男生穿上女生的衣服有些不对而已,但是具体为什么不对,没有多少社会经验还没成熟的他自然是无法完全理解,倒也不是特别的抗拒,所以最后他还是放弃了抗拒的未来。
  看到结野川终于答应了以后,爱丽丝的脸上不由露出了非常开心的笑容,这回她脸上的笑容倒是挺符合这个年纪女生的身份,单纯的就像是因为找到好玩的玩具而由衷的开心。当然,如果作为玩具的是真人,那不管是谁都会对此感到奇怪不已吧。

  这回,爱丽丝倒是没有向之前那般去其他房间取衣服,而是来到这间房间,床铺旁边那大大的衣柜之前,将柜门打开,露出挂满整个衣柜琳琅满目的女生服装,衣服的数量之多,让结野川都不由的感觉光是靠这些衣服可以开个小型的服装店了。

  不理会结野川的想法,站在柜门前的爱丽丝倒是难得的露出了认真的表情,仔细的翻找着衣服,似乎是想要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让结野川穿上对于她自己来说最喜欢最恰当的服装。

  终于在挑选了好一会儿之后,爱丽丝才拿着一件深黑色的哥特萝莉连衣裙,衣服上装饰着很多华丽的蕾丝花边,和前几天爱丽丝拿给真阳穿的那件衣服相比,可以说完全算的上相反的两种款式。

  将这件衣服拿到结野川面前的她,稍微带着点遗憾的语气说道:「可惜因为来日本的时间也不长,作为你们日本特色的和服一件也没有,不然的话我感觉川你搭配上你们特色的和服,应该更加合适呢。现在就暂时穿这件我觉得应该不错的连衣裙吧,看来以后应该找个机会让安娜和安妮她们买一些过来了呢~ 」
  「我想……我在这里先提前说一句,这次只是我答应爱丽丝的要求才穿上女生的衣服的……以后就算你买来和服,我也不会穿的呢……」听到爱丽丝的话语,结野川还是本能有种不妙的感觉,连忙开口带着坚定的语气说道。

  「嘻嘻~ 川你多心了呢,我买来只是自己穿而已呢~ 还是说川虽然嘴上说不要,其实心里还非常期待着呢~ 」爱丽丝倒是脸上重新挂起不怀好意的笑容说道。
  「我才不会有这种想法呢,爱丽丝你可不要乱说……」结野川连忙带着慌张的语气说道,似乎是生怕别人误会一般。

  「嘛,现在先不说这些呢~ 川,你先把这件由我精心挑选的衣服穿上吧~ 按照我爱丽丝的眼光来说,这件衣服和川你一定非常适合呢~ 」爱丽丝将衣服递到结野川手心之后,不由的带着得意神气的语气说道。

  「我才不觉得有什么合适的呢……」注视着手心中的衣服,结野川小声的说道,不过他也明白既然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也只能换上这件由爱丽丝挑选的女装,不过在这之前,他不由自主重新将目光移到爱丽丝的身上,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爱丽丝……」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不要说你川你又想要反悔了呢?」

  「算了,没什么事。」结野川最终还是没有将想要说的话语说出来,因为他本来是想要让爱丽丝先离开一下房间,毕竟他要换衣服,但是想到之前的事情,他本能的觉得不管自己说什么,对方都不会离开,再加上作为男生,除了一点不自在以外,其他倒是没有多余的感觉,所以在犹豫了之下之后,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劝说对方的意图。

  好光滑。

  这是结野川将这件衣服换上之后的第一个想法,因为知识面不是非常丰富的他,并不知道自己身上这件衣服的材质究竟是什么,但是他还是感觉到这和平时所穿的衣服所用的布料有种本质上的区别,比起以前那件连衣裙来说,这件衣服的材质要更胜一筹。

  不过他也没有去问爱丽丝关于这件衣服材质的问题,对于他来说,即使有了前一次穿女装的经验,但是现在他还是感觉到非常的不习惯,不仅仅单纯是这种特殊的材质影响,更多的是下身处那种凉飕飕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的闭上双眼,同时对于女生为什么喜欢穿裙子这一点感到更加奇怪起来。

  而爱丽丝,在刚才结野川换衣服的过程之中,她就没有将自己的目光移开,虽然脸上还是多多少少露出少许的绯红,但是她的目光仍旧一直落在结野川的身上,所以不管是对方那白皙光滑的身体,还是下身处被纯棉内裤包裹下形成的凸起,全部被她收入眼中,同样也让她的心跳有些加快的趋势。

  在结野川将那件黑色哥特萝莉服换上之后,爱丽丝就不由的变得更加兴奋起来,再也没有忍住,一把将还因为不习惯这身服装而显得有些扭扭捏捏的结野川抱在了怀里,用着脸蛋蹭着他的脸蛋,带着欢快激动的语气说道:「川你真是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哦~ 果然我的眼光没有任何错呢~ 这件衣服真的非常适合川呢~ 」

  「唔……爱丽丝你快放开我……不要抱得这么紧……我感觉好难受呀……」对于爱丽丝这样的举动,结野川感觉到简直是一种煎熬,对方那光滑的脸蛋蹭动的触感,让他本能的感觉到有些脸红,而对方那紧紧抱紧他脑袋的举动,则是让他有些呼吸困难,所以他才一边用着不轻不重的力道推着爱丽丝,一边慌张的断断续续的说道。

  总算在结野川的动作下,爱丽丝终于注意到结野川现在难受的状态,这才松开双手放开,让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难受而脸色变得通红的结野川,从自己的怀里挣脱出来。不过她也没有拉开两人的距离,看她那眼中还未退散的兴奋和激动的情绪,让人不由的觉得对方似乎下一刻就会重新抱上来一般。

  不过也难怪爱丽丝会作出这样的举动,现在的结野川从外表上来看,根本不会有人把他当做男生,那件深黑色的哥特萝莉服恰到好处的穿在他的身上,让此时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如同漫画中走出来的可爱萝莉一般,神秘的黑色搭配上白皙的肌肤,以及那充满红晕的脸蛋,更是为他增添了多种不同的魅力,让人会有一种忍不住想要把他紧紧搂进怀里的冲动。

  对于爱丽丝的目光,近在咫尺的结野川怎么会察觉不到,所以本能的感到有些不自然的结野川不由的向后拉开了一点和对方的距离,开口说道:「爱丽丝,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而且现在我既然已经穿上了,那么就已经完成了你的要求,那样的话我可以把衣服换下来了吧……」

  「当然不行了!既然川你已经穿上了衣服,那样的话就要一直穿到结束哦~ 」爱丽丝毫不犹豫的用着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我才不要呢,而且爱丽丝你刚才也没说呢,所以我现在就换回来呢……」
  只不过没等结野川说完,爱丽丝早已经飞快的抢先一步,将结野川换下来放在旁边的衣服一把抓到手里,然后紧紧的抱在怀中,带着得意的神情说道:「现在我看笨蛋川你怎么换呢~ 」

               五百一十二

  看到爱丽丝的动作,结野川不由脸上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表情说道:「爱丽丝……你不要捉弄我了……快把衣服还给我吧……」

  「嘻嘻~ 我才不还呢~ 只有这样笨蛋川你才会乖乖的穿着现在的衣服吧~ 」
爱丽丝带着轻笑声说道。

  「为什么爱丽丝你就这么想要我穿上你们女生的衣服呢,男生就应该穿男生的衣服才正常吧……」结野川老老实实的说出自己的感想,同时这也是他内心中最真实的疑问。

  「当然是因为可爱了~ 川,对于你来说,如果不穿女装可就是完全的浪费哦~ 你要相信你自己可是非常适合女装哦~ 正所谓可爱就是正义,难道不是吗~ 」
爱丽丝带着欢快的语气说道。

  「我才不这么认为呢,而且我一点也不可爱了……」结野川脸上的无奈之意更为浓厚,比起可爱一词的形容,他倒是更加希望对方用具有男性气概来形容自己。

  「这是笨蛋川你自己一个人的认为哦~ 如果现在让其他人看到你现在女装的模样的话,他们也一定会发出和我一样的感概呢~ 」爱丽丝那轻快的语气再次传了过来,很快她如同想到什么似的,突然一合手,带着更加愉悦的笑容继续说道,「对了,现在我要去把相机拿过来,将笨蛋川现在的模样拍进去,永远的记录下来呢~ 」

  虽然结野川还是没有完全明白对方行为的糟糕性,但是他本能的有种不妙的感觉,所以他不由的带着一丝慌张的情绪,身子前倾,伸手向爱丽丝的怀中伸出,似乎是想要将自己的衣服抢回来,尽快解决自己身上的这道难题。

  可惜的是对于结野川的举动,爱丽丝早有防备,加上结野川那也只是匆忙之下的举动,动作并不是很快,所以她只是轻轻一转身子就躲过了结野川的抢夺,同时脸上也露出笑容说道:「笨蛋川~ 你还想着从我手中抢回东西吗~ 这可是做梦哦~ 」

  「唔……我一定会抢回来的……」结野川也难得的鼓足了劲,再加上爱丽丝的挑衅,本来就容易沉不住气的小男生自然而然的露出了不服输的表情,继续将手向爱丽丝方向伸去。

  爱丽丝再次躲过结野川的双手,同时站起身子,将结野川的衣服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中,一边后退一边对着他带着不带恶意,欢快的声音说道:「嘻嘻~ 笨蛋川你来追我呀~ 看你怎么抢的回来呢~ 」

  结野川也连忙从地上站起身子,向爱丽丝的方向追去。

  只是让结野川没有想到的是,在看到他站起身之后,爱丽丝竟然直接跑到了房间门旁边,伸开手拉开了房间木质大门,直接从她自己的卧室跑到楼道上去,随之而来的还有守候在房门外两位女仆的问话:「大小姐,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安娜安妮,等一下川追我的时候不要阻挠他,随便他行动。」爱丽丝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又把脑袋探到房间里来,对着有些发愣的结野川继续刺激道,「笨蛋川,快来追我哦~ 如果追不到我的话,这些衣服我可是会都拿去烧掉了哦~ 那样的话,笨蛋川你可是要穿着现在的衣服回家了哦~ 」说完,她就缩回了脑袋,似乎是真的要把他的衣服拿去烧掉一般。

  「唔……」爱丽丝的挑衅让结野川不由的发出一声呜咽声,他今天可是被小伙伴嘲笑成娘炮了,虽然说最后因为真希的干涉,倒是让他们不敢再说这方面的事情,但是如果自己穿着女生衣服回去的时候被他们看到的话,说不定对方会以此更加对他进行嘲笑。

  想到这里,结野川已经不能再保持冷静了,为了防止这对于他来说最为糟糕的事情发生,他连忙追出房间。

  在他踏出房间的时候,正对爱丽丝的话语稍微感到有些疑惑的安娜和安妮这对双胞胎女仆也不由的将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等她们看到了结野川现在的着装之后,眼中或多或少都露出了奇怪的眼神,大概明白了结野川为什么会追爱丽丝的原因了,想必是爱丽丝这调皮爱玩的性格所导致的吧。

  不过说起来,她们两人也不由的对结野川的女装模样在内心中发出由衷的感叹,毕竟如果不是她们眼力比较好的原因,说不定还真的认不出跑出房间的这个可爱小巧的「女生」竟然是作为男生的结野川小弟弟。

  注意到两位女仆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结野川本能的感觉有些脸色不自然起来,脸色微微发红,感觉身上的肌肤都有些变得敏感起来。不过现在对于他来说,还有最重要的事情,所以他将心中出现这不明不白的情绪赶紧甩到脑后,同时慌张的向四周扫视着。

  只是让他惊讶的是,在刚才他犹豫的时间里面,爱丽丝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卧室门前的走廊上现在空荡荡的,再加上,由于别墅空间之大,根本难以猜测到对方是往哪个方向跑去的。

  所以感到为难的他不由自主的将求助的目光落到了安娜和安妮的身上,带着慌张迫切的语气说道:「那个……安娜安妮姐姐,你们知道爱丽丝往哪里跑了吗,我找不到她了……」

  结野川的问话,让安娜和安妮两人不由地在心中轻轻一笑,毕竟将这样的问题问身为爱丽丝专属女仆的两人,实在是显得太过天真和笨蛋了。

  不过最后安娜安妮还是将爱丽丝逃跑的方向指给了结野川,在看到他说了一声谢谢之后,匆匆追了过去的身影,不由的再次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虽然说身为女仆的她们本来是不应该将大小姐的行踪方向透露出来的,但是对方可是爱丽丝如今最亲密最有好感的男生,而且看爱丽丝刚才那副故意挑衅对方的模样,就能猜出她的逃跑也只是想要和对方玩闹而已,并不是真的想要去躲对方,当然爱丽丝她也没有想到结野川只是一出门就把自己追丢了吧。

  「爱丽丝到底在哪里呢……」结野川带着慌张的情绪左顾右盼自言自语道,他现在的双手正一直压住自己的裙角,因为刚才在走廊上奔跑的时候,让他不由的感觉到裙底里一直传来凉凉的感觉,这种从未感受过的感觉自然让他有些不适应,本能的做出这样的举动,同时降低了自己的速度。而且这一路上他女装的姿态已经让其他几个女仆看到了,这让他这种不自然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起来。所幸的是,保安一般都在门外,而厨师一般则是呆在厨房,倒是也没有让他的样子被过多的人看到,这也是他还能忍住这种难言不知名的感觉继续寻找爱丽丝的原因之一。

  「咦……爱丽丝!不要跑……快把衣服还给我吧……」正当结野川在心里想着别墅空间这么大,自己究竟能不能找到对方的时候,他终于在一处转角处看到了爱丽丝的身影,所以不由的连忙大声喊道。

  听到结野川的声音,爱丽丝倒是没有立刻逃跑。而是转过身看向结野川,一边挥着手中的衣服,一边笑着说道:「笨蛋川,你终于追上来了哦~ 我还以为按照川你的笨蛋程度,说不定会直接在这里迷路呢~ 不过笨蛋川,你现在走路的模样倒是非常像一名有素养的淑女哦~ 」

  「一点也不像呀!爱丽丝不要再捉弄我了……快把我的衣服还回来……」结野川一边说着一边向爱丽丝的方向快步跑去,现在他也顾不得身下这种奇怪的凉意,他可是非常想要早点结束这有些莫名其妙的状况。

  「嘻嘻~ 所以就和我刚才说的那样~ 笨蛋川~ 你想要的话就来抢哦~ 」爱丽
丝没有慌张的继续放下一句话之后,才转身开始跑动起来,不过这一次,她并没有继续沿着过道向前逃跑,而是直接跑到了旁边的一间房间里面。

  结野川也紧跟着她后面,跑进了这一间房间里面,这间房间的布置和爱丽丝的房间完全不一样,准确的说这里的房间要小很多,而且摆放着各种大大小小的柜子,在房间的墙壁上挂着几套女仆服,而房间的正中央放着一张双人床,预示着这里应该是女仆的房间。

  不过现在的结野川可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注意这些事情,他的目光完全落到了爱丽丝手上的衣服上,继续向她的位置追了过去。

  因为这个房间不是非常大的原因,再加上桌椅的阻挡,这回结野川倒是很快的就接近了有些跑不开的爱丽丝身边,同时伸手去抢夺自己的衣服。

  而爱丽丝也是一边嬉笑着一边躲着对方的双手,紧紧的将结野川的衣服抱到里自己的怀中,当然这也并不能完全阻止对方的双手,所以很快怀中的衣服的一边就被结野川抓到。

  只是让爱丽丝也没有想到的是,随着这一下直接干涉到身上的力道影响,她不由的脚步一歪,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连带着拉着还抓着衣服衣角的结野川,两人一下子向下倒了下去。

               五百一十三

  想象中的痛感并没有传过来,爱丽丝只感觉自己的背部落入了一个柔软的地方,她这才注意到自己身后就是床铺。相比结野川来说,对于别墅的每一处地方,爱丽丝都是非常的熟悉,所以这间房间他也知道是安娜安妮两姐妹居住的地方,作为自己的贴身女仆,在这幢别墅里面她们两人也差不多等于女仆长,自然居住的环境要比其他女仆稍微好一点,当然比起作为主人的她要差很多了,再加上贵族很重视房间的布置,就算是下人居住的房间所用的床也比一般人家要好很多。所以倒到床上的爱丽丝,才没有感受到一点的痛感,只有软绵绵包裹着身体的触感。

  不过除此之外,她还感受到现在自己身体上方传来的重量,注意力重新转回来的她,不由的将目光向前看去。

  只见结野川的脸蛋和自己非常的贴近,鼻子与鼻子都差点触碰到一起,如果再稍微靠近一点的话,说不定两人就直接吻在了一起。这么近的距离,各自的呼吸都能传达到脸上,而因为刚才的吃惊,所以结野川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爱丽丝,脸上还有着茫然的色彩。

  不过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两人如此贴近的距离,而且自己的身体还躺在爱丽丝的身上,传来一阵难言独属于女生的柔软触感,鼻息间似乎也能闻到对方身上那淡淡的清香,而对方那精致的与日本女生所不同的漂亮脸蛋也完全的映入他的眼中,深深的刻到自己的心里。

  即使是还没有情感开窍的结野川,现在也不由自主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不由加快起来,心中涌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当然,不明白这份情绪究竟是什么的他,也稍微感到奇怪起来,不过他唯一能够明白的一件事情是,自己现在应该赶紧起来,不能一直压在爱丽丝的身上,而且说不定在和爱丽丝的身体拉开距离之后,心中这份奇怪的情绪也会有所改善。

  「爱丽丝……对不起……我马上起来了……」结野川也忘记了自己刚才争夺衣服的事情,匆忙的说了一声道歉的语气之后,他便抬起自己的脑袋,准备重新站起来。

  只不过没等他将这想法付诸于行动,他却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两条柔软的手臂所揽住,上方所用的力道让他重新向身下的爱丽丝移动去,这让他不由带着慌张和不知所措的语气说道:「爱丽丝……你……唔……」

  可惜爱丽丝已经没有再听他说话的意图,或者现在的她不管结野川说什么都不一定会听得进去,脸上泛着淡淡红霞的他,大胆而干脆的直接将对方的脑袋重新拉到自己的面前,让自己那湿润而又诱人的嘴唇和对方的嘴唇完全的贴在了一起,让结野川那说到一半的话语重新的被堵回到嘴里。

  「唔……」结野川睁大了他那有些茫然的双眼,似乎是不明白爱丽丝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举动。仍旧相信着爱丽丝话语的他,也单纯的把现在的行为当成是好朋友加深关系的仪式,他所疑惑的是现在为什么对方要进行这样的行为,难道说是现在因为撞到一起的原因,让两人的关系变得生疏了,所以现在重新再进行一次仪式,让两人的关系变得跟原来一样密切吗?想到这里,他也没有做出什么反抗的举动,而是默默的接受着对方的亲吻,感受着这异样的宁静。
  如果让爱丽丝知道结野川现在的想法的话,绝对会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同时也会嘲笑对方是笨蛋吧。只不过现在的她绝对无法猜测到对方的想法,而且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其他的事情,只是这样单纯的和喜欢的人嘴唇相互叠加在一起的感觉,就让她不由的感到非常的甜蜜喜悦,想要将这样的心情一直保持下去。

  还在默默的接受着爱丽丝亲吻的结野川,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唇瓣之间似乎是伸来了一条柔软湿滑的物品,而且在探入自己的嘴中之后,抵在自己的牙关之前,仿佛想要撬开自己的牙关,只不过没有技巧和经验的对方,只能单纯的作出那样来回扫着对方牙齿的举动。

  结野川不由的露出奇怪疑惑的表情,他也明白探入自己嘴中的是爱丽丝的舌头,只是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爱丽丝会把舌头伸过来,难道说这是仪式需要的步骤吗,那么为什么之前都没有呢,还是说在关系更加密切以后仪式更进一步的进化呢?

  结野川不知道自己倒是在无意间猜出了大概的事情,但是现在不明白情况的他只是下意识的张开嘴巴想要将自己的疑惑问出来,只不过在他一开口的瞬间,他的牙关松开的时候,爱丽丝立马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让自己的舌头瞬间突破他的牙关,完全的伸入到他的口腔之中。

  「唔……」似乎是对这一举动更加没有想到的结野川不由自主的再次发出一声呜咽声,感受到口腔之中对方那条舌头柔软异样的触感,心中的情绪变得更加慌张奇怪起来。对于对方这样的举动,他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应付,重新合上牙齿,倒是一个比较好阻挡对方的方法,但是结野川是绝对不可能去这样做,曾经有一次不小心咬到自己舌头的他可是非常清楚那种痛感是非常强烈的,他自然不会让爱丽丝感受到这样的痛苦。只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自己究竟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好呢。

  在结野川还在踌躇犹豫的时候,爱丽丝的动作可没有一丝一毫的停止下来,在舌头成功突破他的牙关之后,她不由的在心中露出了一份兴奋开心的情绪,同时让自己的舌头进一步向里面探进。

  说实话,在贵族淑女课程教育里面,负责的老师并没有告诉她相关接吻的事情,或者说对方也认为这方面的事情可是非常常见的,根本不用去学,但是因为爱丽丝从小时候就有些讨厌男生,所以相比出去的时间,呆在房间中的时间要更多一些,接触到的也自然而然比较少。

  但是这并不是说她不明白接吻的事情,正因为不清楚和好奇,她才会去女仆的房间去偷看她们私藏的漫画,所以她也多多少少明白所谓的接吻并不是单纯指的唇瓣和唇瓣之间的接触,而是应该是更加热烈更加激情的舌头与舌头之间的交融。

  只不过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和结野川的接吻,因为激动兴奋的她一时之间都忘记了这些事情,光是嘴唇之间单纯的贴在一起的感觉就让她的身体有些情不自禁的颤抖,忘乎所以,沉迷于这种难言的感觉之中。

  而现在,在比起一开始要适应很多的爱丽丝,才想起真正接吻的事情,所以才会在现在做出将舌头探入对方嘴唇的举动。

  当然,只从电视或者漫画上看过接吻的她,除了知道接吻要把舌头伸进去以外,其他事情自然也不清楚,现在的她也只能单纯的跟着自己的本能去行动,在稍稍停顿了一下之后,让自己的舌头伸向了还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结野川那条小小的舌头上。

  「唔……」光是舌尖与舌尖那一刹那的接触,就让两人的舌头都情不自禁的产生一阵颤抖,一种奇怪的情绪从两人心中产生出来。

  因为这样奇怪的感觉,结野川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下意识的将自己的舌头往回缩去,躲避开和爱丽丝舌头进一步的接触,同时似乎是想要抬起脑袋,让两人的脸蛋就此分开。对于未知事物的潜意思感到畏缩和害怕的他,选择这样的举动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过爱丽丝可不会给结野川这样的机会,在结野川脑袋稍微抬起一点的时候,她就不由自主的更加用力的搂住他的脖子,让他不仅没能后退开来,反而让两人接触的更加紧密起来,而且对于刚才那种感觉感到更加渴望的她,也趁着这个机会继续探入自己的舌头,追逐上对方那退缩的舌头,直到两人的舌头紧紧的交缠在一起。

  「唔……」结野川的喉咙中不由的发出一声呜咽声,舌头上所感受到的那柔软温热的触感,让他心中那奇怪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起来,同时心中的心跳声也变得更加急促和慌乱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心中现在的感觉是什么,不知道对方现在的举动意味着什么,他有的只是对现在莫名的情况的茫然和惊慌失措。

               五百一十四

  「唔……」爱丽丝的嘴中同样也发出了一声呜咽声,只不过相比结野川的声音,爱丽丝的呜咽声显得更为的诱人动听。

  她虽然也想象过真正接吻的那种感觉,但是在实际上进行的感觉却仍旧超乎她所想,那遍布舌头的柔软触感,以及与喜欢的对象唇舌相交的感觉,都是那么的美妙,那么的快乐,让她不由自主的更加渴望继续如此接触下去,永远的保持这样的状态。

  作为第一次尝试舌吻的她,可以说完全没有任何技术所言,她能做到这一步,也基本上靠的是本能和直觉。在和结野川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并且用双手将他的脖子紧紧搂进,如同想要将对方镶嵌进自己身体般的力度,完全不给他退缩的机会之后,她才慢慢的让自己那小小的舌头动作起来,如同引导者一般,让两人的舌头从原先单纯的接触在一起变为不分彼此缠绕一起,舌尖转动,将口腔内部的天地搅动起来,带动起两人的口水唾液完全的混合在一起。

  随着舌吻的继续进行,爱丽丝的脸蛋上的红晕也变得更为浓密起来,绯红色的红霞在她那白皙的脸蛋上尤为的明显,仿佛就如朝霞一般的美丽动人。作为贵族大小姐,一般人或多或少都会在贵族素质教育之中养出一些洁癖,而爱丽丝也不例外,被别人口水碰到的东西在她的眼里自然就属于脏东西,绝对会避而远之的,所以不管是父母还是其他亲人所吃过的东西,她绝对不会再去碰。

  但是现在她却没有了这样的想法,或许正是因为喜欢着对方,才会为对方做出改变。既然喜欢着对方,那么对方身上的一切自然也被自己同样喜欢着,现在因为舌头搅拌而不断流入自己口腔之中的唾液她绝对不会感到恶心,反而对于她来说如同甘露一般,让她的情绪越发的兴奋起来,脸色也越发的酡红。

  「啾咕……」两人的唇齿相交之间,不断发出有些淫靡而又清晰的水声,这样的声音出现在他们这样年仅十岁的孩子身上实在是凸显的有些禁忌和背德的感觉,虽然说现在穿着女装的结野川和爱丽丝接吻的模样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副唯美而又充满诱惑的百合场面。

  而对于躲在门外通过未闭合的门缝往里面偷看的那些女仆们,确实都是这么认为。

  在刚才结野川追逐爱丽丝的过程之中,那些在其他房间做好整理工作的女仆刚好看到结野川的模样,由于她们并没有像安娜和安妮那般过人的眼力,再加上结野川的女装打扮确实是非常的完美,所以她们自然没有认出这个对于她们来说陌生的女生就是近日来一直作为她们话题的作为爱丽丝喜欢的小男生结野川。
  突然发现在别墅里面出现陌生的小女孩,这群女仆自然会有些在意起来,当然因为是小孩,她们并不会作出什么驱逐的举动,毕竟对方非常有可能是爱丽丝大小姐的朋友。只是今天来的应该是那个小男孩才对,为什么现在又会出现这样一个小女孩呢,而且自己虽然不认识对方,但是却感到有些莫名的熟悉感呢。
  这群好奇的女仆便不由的带着这止不住的疑惑的心情,跟随在结野川的后面,也因此看到了现在这幅对于她们来说有着极具震撼力的画面。

  和安娜安妮这两个爱丽丝的专属女仆不同,其他女仆并不是跟随着爱丽丝一行人从英国而来的,而是爱丽丝的父亲直接在日本招收过来的,毕竟如果所有人都跟过来的话,其中花费的金钱和时间实在有些大。尤其是像他们这样并非贵族本家,仅仅是分家的他们来说,并不是真的可以随意花费无用的金钱,再加上这次来日本谈生意,最多呆个一两个月,并不是长期住下来,自然没必要将那些女仆带过来,像他自己的专属女仆一个都没有带来,安娜和安妮,则是因为他比较疼爱和关心自己的女儿,这才特地将她的专属女仆以及懂得她喜好的厨师带过来。
  这些女仆虽然也经受过一定的培训,但是和安娜和安妮相比肯定要相差很多,尤其是里面还有在读的高校生,正处于青春年华的她们,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是非常的好奇,作为女仆的规章教训早就被她们不知道忘记到哪里去了。在看到现在房间里的景象之后,不由的完全把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放了下来,一个个都围在了门缝前,不断的偷看里面这充满禁忌感的场景。

  对于爱丽丝是一个「百合」的事情,这些女仆自然都感觉到非常的惊讶和兴奋,如同得知到了一个秘密一般。毕竟作为贵族的大小姐,而且还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跟着一个同龄的「小女孩」舌吻这样劲爆的场景,可是非常的少见。再一想之前爱丽丝所喜欢的那个小男生,这群爱幻想的女仆们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就出现了围绕在三个小孩之间惨烈的修罗场,不知道同时脚踏两只船的爱丽丝大小姐能不能最后坐到两全其美呢。一想到这如同晚间电视剧一般的剧情,她们的脸色就变得一片潮红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羞意。

  不过在这同时她们也不由的新生出外国女孩真是大胆的想法,明明对方才是个十岁的小女生,竟然就做出了这般禁忌背德的事情,和同性的女生百合接吻,并且还脚踏两条船。虽然说她们绝大多数都有恋爱经验,但是相比双方的年龄,这些女仆还是不由的甘拜下风。

  「咕噜……」因为爱丽丝是处于下方的原因,再加上重力的影响,大部分的口水和唾液都顺着她的舌头来到了她的口腔之中。而她也没有露出一丝一毫讨厌的神色,带着诱人的红霞,不断的将口中那混合着双方唾液的液体咽入自己的喉咙之中,发出一声声对于她的身份来说稍微有些失礼的声音。

  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尝试舌吻,没有完全掌握技巧的爱丽丝很快的就被下咽的口水呛到,再加上舌吻了一段时间后,呼吸有些不顺畅起来,所以在这样有些难受的感觉下,她不由的松开了搂着结野川脖子的双手,同时将他轻轻推开,缩回自己的舌头,让两人的嘴巴分离开来,残留着的唾液在两人的嘴唇之中拉起了一条银色的丝线,藕断丝连一般继续连接着两人。

  当然现在的两人都没有多余的心思注意到这样的一点,在稍微和结野川的脸蛋分开一段距离之后,爱丽丝就不由的扭过脑袋轻轻咳嗽起来,同时也有些急促的喘起气来,呼吸着空气,缓解着自己身体的不适感。

  而在爱丽丝的咳嗽声中,结野川也不由的从刚才那种奇怪的感觉脱离出来,回过神看到爱丽丝现在这幅似乎是有些难受的模样之后,连忙从她身体上下来,坐到她的旁边,一边将她扶起来,一边轻拍着她的背部,带着慌张的语气说道:「爱丽丝……你没事吧……是不是感到难受呢……真对不起……」

  看着结野川这幅完全不知道刚才自己究竟对他做了什么事情,而且直接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的单纯善良的模样,让爱丽丝心中多多少少的生起了愧疚之意,毕竟她可是在欺骗着对方。只不过紧随着而来的是,对结野川更加的喜欢的情意,以及想要继续尝试刚才那样感觉的冲动和欲望。

  所以在稍微平息一下呼吸,让自己的咳嗽声停止之后,不给结野川反应的机会,她一个翻身,就骑到了旁边结野川的身上,如同刚才的情景再现一般,只不过这一次轮到结野川被爱丽丝压在自己的身下,

  对于爱丽丝这样的举动,结野川的眼中不由的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对着她说道:「爱丽丝……你现在的身体没事了吗……还有为什么压到我的身上……这样我站不起来了……还是说这是你对刚才我把压在身下的报复吗?」

  「川~ 你真的是太单纯太善良了呢~ 」爱丽丝并没有直接回答结野川的问题,
而是发出一声模棱两可的感叹,同时她的眼中也布满了迷人的水雾,「只不过正因为你这样的表情,让我实在难以忍受着心中这份强烈的情绪呢~ 」

  在说完这番话之后,爱丽丝就没有再给结野川反应的机会,重新低下脑袋,再次吻上了结野川的嘴唇。

  而在门外的那些偷窥的女仆们,脸上也不由出现了各种红霞,似乎是在感叹着爱丽丝大小姐现在举动的大胆,如同攻受互换一般,现在直接骑到对方的身上,以这种强吻的姿势。

  只不过在她们正准备继续偷窥下去的时候,她们的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严肃以及疑惑的声音:「你们一群人不去干活,都站在我们房间的门口是在干什么?」
               五百一十五

  突然传来的声音自然让这群偷窥的女仆们吓了一跳,如果不是及时反应过来的话,说不定就会发出惨烈的尖叫声。从声音上,她们还是能够听出此时在她们背后说话的人正是爱丽丝的专属女仆安娜和安妮这对双胞胎。

  虽然说在这群女仆之中年龄比安娜和安妮要大的还有好几个,但是毕竟她们两人在这幢别墅里面也算是名义上的女仆掌,而且相比她们来说,一举一动之间透露出来的气质,也比她们要认真完美很多,所以这群女仆在她们面前还是表现的非常的听话。

  所以现在在被对方发现自己一群人在偷看大小姐的秘密,自然会吓一跳,刚才因为专注偷窥这么禁忌的隐私,一时之间被冲动蒙混脑袋,现在回过神来,自然知道自己作为女仆实在是太过失职,要知道这样偷看主人的秘密,说不定就会被处理掉,甚至几个年纪小的女仆脑海中都情不自禁的出现了那些小说中得知秘密的女仆被贵族灭口的景象,不由自主的脸色发白起来,身子也不停的颤抖。
  不过就算这样,对于她们的问题,还是必须要老老实实的回答,其中一个性格最为冷静的女仆站出身,开口说道:「琼斯女仆长,因为刚才在别墅的走廊上看到一个陌生的小女孩,所以我们就不由的想要跟过来查看一下情况,只是没想到……」

  说道最后,就算是这位冷静的女仆脸上也露出了有些尴尬的表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她只能指了指房门,示意一下里面的情况。

  听她们说道陌生的小女孩的时候,她们大概就已经想到是谁了,毕竟现在老爷不在家的时候,除了爱丽丝大小姐以外,没有谁能够私自带别人进来,而且刚才小川也确实是在爱丽丝大小姐的戏弄下,穿着女装直接追了出来,那么这么一来,这些女仆看到的自然正是结野川。

  只不过看对方说道最后那有些扭扭捏捏难以开口的模样,安娜和安妮眼中的疑惑不由再次腾升了出来,对方到底看到了什么,还有小川既然会进入她们的房间,大概也是在爱丽丝大小姐的引导下,难道说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吗,自己的房间里虽然放着一些小孩子绝对不能看的漫画,但是上次自从被爱丽丝大小姐探索的时候发现之后,她们也没有再多加掩饰了,难道说现在爱丽丝大小姐在带着小川看那些漫画吗?这样想想确实也有一些道理,但是这应该不足以让这些女仆露出这么奇怪的表情吧。

  想到这里,她们还是不由的走到了房间门口,从刚才这些女仆偷看的位置往里面看去,只不过映入她们眼帘之中的景象,也让做好心理准备的她们两人不由自主愣了一下,眼中出现了惊讶的神色,不过比起那些女仆,她们要显得冷静很多,在短暂的停顿之后,她们不由重新转过身面向那些女仆带着严肃的语气说道:「今天在这个房间里面你们所看到的事情,给我全部当做没有发生,绝对不许你们私自将秘密透露出去,就连在老爷的面前也不准多说一句,全都明白了吗?!」
  因为担心声音被里面的两个小孩听到,所以安娜和安妮并没有用多响亮的声音,但是从声音中所透露的严肃认真的语气,还是让那些女仆下意识的站直了身子,恭恭敬敬老老实实的说道:「我们明白了!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如果明白了的话,你们现在全部回到自己的岗位,继续去完成今天自己应该所做的职务,没有我的允许,暂时不允许过来这边。」

  在那些女仆们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之后,两人脸上这严肃的表情才消散开来,透露出松了口气以及些许惊讶的神情。不管怎么说她们还只是十七岁风华正茂的少女,虽然多年的女仆经历让她们学会掩饰自己的表情,但是现在房间内的情景还是多多少少出乎她们的意料。

  她们也明白爱丽丝大小姐喜欢小川这一件事情,但是也没想到爱丽丝会这么大胆,直接在她们的房间里面和对方进行这么激烈的舌吻,而且还被那么多人看到都没有知觉,可想而知他们两人现在是多么的投入。虽然说爱丽丝的父亲对于爱丽丝在这边交上朋友的事情没有做出反对,也不会限制对方的恋爱自由,但是毕竟现在双方还只有十岁,不管怎么想还是年龄太小了吧。不过就算年龄小,或许这样接吻的还算是比较正常吧,虽然说她们两人到现在仍旧保留着初吻,那也是因为从小作为爱丽丝专属女仆培养,打定一生侍奉爱丽丝的原因,再加上老爷也算是比较正直和专情的人,不然的话像她们这样的年纪或许性经验就已经非常的丰富,在以前那些认识的朋友里面,甚至还有专门勾引男生上床的一类人在,而且绝大多数女生光是和她们发生过关系的男人已经不能用两只手指数的过来了。
  想到这里,她们也不由的重新镇定了下来,在犹豫了再三之后,也不由的作出了刚才那些女仆所做过的事情,那就是站在房门前,透过门缝往里面看去。虽然说她们名义上是为了监督小川会不会作出什么危害大小姐的举动,但是她们心里都明白这只是她们自我安慰的借口而已,先不说现在的小川毕竟是只有十岁的还没有发育的小男生,根本没有作出这些举动的能力,而且现在房间里面这幅场景不管她们怎么看,都无疑是爱丽丝在强吻着结野川,占据着主动位置吧!
  不知道自己这大胆的举动早已经让这幢别墅内所有女仆知道的爱丽丝,仍旧不断和结野川接吻着,刚刚尝试舌吻的她,仿佛就像是上瘾一般,不断的索求着对方,用着舌头不断在对方的口腔之中搅拌,尽情的交换着彼此之间的唾液。
  而且就像是当初爱丽丝的指导老师没有特意指导这方面的原因之一,只有亲自去实践才能更好的去了解,比起口头上的诉说要好的太多,现在的爱丽丝正是在和结野川的不断接吻之中,动作越发的熟练起来,和结野川搅拌在一起的舌头也渐渐的脱离了原先那股生涩感,如同在这一方面是个天才一般,不再是一开始那种单纯的舌头交缠相交,偶尔还会用自己的舌尖小小的刺激着对方那些柔软的敏感的部位,也让结野川的口腔之中更加大量的分泌出唾液,多余的口水还从嘴唇旁边流了出来,显得异常的淫靡不堪。

  「呼……」不过因为换气的问题,爱丽丝就算是心里有些不舍,还是不由的分开了两人的嘴唇,大口的喘着气,那年幼的脸颊上此时多了几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妖艳的红意,眼中的水意更像是随时随地就要流出来一般,而她那纤长的手指则是伸到结野川的嘴唇旁边,轻轻的为他擦拭掉唇边的口水痕迹。

  相比爱丽丝,结野川要显得难堪很多,他根本没有像爱丽丝这样天生的适应和学习能力,初次尝试舌吻的他自然而然光是口腔中的唾液以及呼吸的问题影响的快要昏厥过去。在爱丽丝的嘴唇离开之后,他不由的被迫将口腔中的唾液尽数的咽入嘴中,然后大口的喘着气,那小小的脸蛋已经憋得一片通红。

  他那年幼而单纯的脑海之中,根本不明白对方这样的行为的真正意义,到现在的他还一直在疑惑为什么对方要用舌头缠绕着自己的舌头,并且这样还让别人嘴中的口水流了出来,虽然说这样的行为让他感觉到一种无法言喻的舒服愉悦的感觉,而且爱丽丝的口水也有一种香甜的味道。

  所以他不由的将目光看向并没有将脑袋离开自己多远的爱丽丝身上,等缓过气以后才继续说道:「爱丽丝……刚才我们做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吗……」

  爱丽丝依旧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在向他展露一个诱人的笑容之后,再次低下了脑袋,吻上了结野川的嘴唇,进行了今天第三次的接吻。

  「唔……」结野川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呜咽声,刚才的接吻他可是还没有完全的喘过气,肺部的空气还没有重新置换进来,虽然说刚才他也不由觉得现在的爱丽丝有些不一样,比起平时更让他有种心跳的感觉,但是他也只是单纯的以为对方也只是和自己一样因为呼吸不过来而有些脸红而已。而现在被对方继续做出这样的行为之后,他不由的有些挣扎起来,却显得格外无力,而且在加上这么激动的情绪波动,他的耗氧量也不由的增加。

  所以在爱丽丝结束了这第三次深吻分开嘴唇之后,在她身下的结野川竟然小小的昏厥了过去。

               五百一十六

  因为从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看到结野川紧闭着双眼昏过去的模样,爱丽丝不由的有些慌张起来,所幸的是她学过一些关于医疗方面的事情,所以倒也没有完全慌了神,而是连忙俯在结野川的胸口听上面传来的心跳声,同时伸手搁在结野川的鼻子前,感受着对方的呼吸。

  在发现结野川的呼吸和心跳声都没有任何问题的时候,明白对方只是普通的昏过去而已,爱丽丝才松了口气,用着小手轻拍了自己的胸口,刚才那一瞬间她还是有点受到惊吓的。

  不过正准备伸手将结野川推醒的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变红起来,而伸到一半的双手也重新缩了回来,犹豫了一下之后,重新伸出右手,来到对方的脸颊旁边,用着中指试探性的戳了戳他的脸蛋,看到他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才完全的放下心来,只是在同时她的脸颊上的红晕也变得更红,而且眼中也出现了莫名的兴奋的情绪。

  轻咬着下唇,缩回右手的爱丽丝,这回将双手向结野川身上这件哥特萝莉连衣裙上,抓住下摆的部位,慢慢的向上掀起,直到推到腹部的位置才停止下来,而这时结野川被内裤所包裹的下体部位也完全的暴露到了空气之中,白色的纯棉内裤显得格外的显眼。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结野川的脸蛋,爱丽丝重新将目光移到了结野川下面的内裤部位,看着这上面隆起的部位,犹豫了一下,松开依旧握着结野川衣服下摆的双手,慢慢的下移到结野川的内裤上方,在那隆起的部位轻轻抚摸着,眼中的水意也更加浓厚起来。

  因为不是第一次接触的原因,爱丽丝倒是没有向上次那样停留的太久,在隔着内裤感受了一下对方下体所传来的温度和脉动之后,她不由的红着脸将双手再次移到了内裤的上围处,轻轻而又显得有些迫不及待的拉扯了下来。

  而在门外的安娜和安妮两姐妹在看到房间内爱丽丝现在的举动之后,突然有一种回去之后就叫人把爱丽丝的贵族礼仪教师开除的想法,毕竟现在爱丽丝所作出的行为,完全没有一点作为贵族小姐的模样,用痴女来形容或许会更合适吧,在男方昏迷的时候偷偷扒下对方的内裤这一行为,实在显得太过大胆了吧,尤其是双方还都只有十岁。当然如果让爱丽丝的礼仪教师知道现在的事情的话,她一定会感觉到非常的冤枉吧,为了大小姐的健康发展,她可是特地隐瞒了很多成人间的事情的呀。

  不过安娜和安妮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却并没有做出推开房间进去阻止的意图,而是继续的站在门前窥视着里面的情景,对于她们来说,虽然爱丽丝大小姐现在的行为非常不符合礼仪,但是尊重爱丽丝大小姐的决定和行为,也是她们女仆的本分,至于这中间有没有她们的私心在内,那就不得而知了。

  在内裤完全拉到膝盖部位以后,爱丽丝才停止下自己的动作,看向那暴露在空气之中的白皙又略显可爱的下体,脸上除了红意之外更多了一份开心兴奋之情,伸出纤长的手指在上方轻戳了一下之后,不由低声轻笑道:「嘻嘻~ 川的欧金金果然重新看一次还是觉得有些可爱呢~ 不如就取名叫做小小川~ 小小川,真是好久不见,请多指教呢~ 」

  当然「小小川」可不会对她的话语产生什么反应,倒是在门外的两个女仆听到之后,脸上出现了奇怪的表情,同时也默默的达成了协议,等一下绝对要做到保密,不把刚才听到的事情说出去,毕竟这可是对于她们来说都感觉有些羞耻的事情。

  爱丽丝自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完全的将注意力放到结野川下体上的她,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注意其他。对于「小小川」没有对她的话语作出回应,她也没有在意,而是笑着伸出手将它握到了掌心之中,不轻不重的包裹着,然后上下摇晃一下,继续轻声说道:「小小川,打招呼之后可是要互相握手的哦~ 现在就让作为贵族大小姐的我,好好教导你这样的礼仪吧~ 」

  当然这也是她自娱自乐的玩笑话而已,在感受着手掌心中对方下体那软绵绵温暖的触感,爱丽丝就感觉自己的脸色有些变得更烫起来。对于自己这样的行为的意义,她在心里自然完全的明白,自己作出的行为根本和自己原先的身份不符。
  想到这里,她不由的将目光落到了结野川的脸上,眼中的水意变得更加浓密起来,正是因为自己心中对对方的感情,自己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对方做出不符合自己身份的行为,这也是对自己的情感最好的表达吧。还只有十岁的她自然不会去想大人之间的海誓山盟,但是只要能够一直相处在一起,然后结婚生子,这样她就感觉到非常开心了。虽然身份是贵族大小姐,但是本质上她也是一个希望和渴望幸福的女生而已。

  她将目光重新移到自己手心中对方那略显可爱的下体之上,龟头部位那粉嫩嫩的色彩,让她心里有种莫名痒痒的感觉,想要好好的在上面抚摸揉动几下。
  而她也确实正准备将这样的想法付诸于行动,但是没等她的双手动作起来,一声声音的传来让她的动作一下子僵在了原地:「爱丽丝……为什么又把我的裤子脱了……难道说我又生病了吗……」

  爱丽丝不由的将目光重新上移,刚好和结野川的双眼对视上,似乎是刚才昏迷的状态中苏醒过来的原因,对方的眼中还有挥散不去的迷茫的色彩,尤其是对于自己一醒来看到有些熟悉的场景,所以才会下意识的问出这样的话语。

  爱丽丝也没想过结野川会这么早清醒过来,毕竟刚才她看对方的睡脸的时候,对方似乎并没有醒来的感觉。不过再去想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结野川醒过来已经是无争的事实,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掩饰自己现在的行为吧,而且刚才对方的话语早就无形之间给她铺好了一条后路。

  所以爱丽丝尽量的平静下自己的有些慌张急促的心情,这样的经验之前已经有过一次了,现在的她倒是很快就能适应过来。她的脸上重新出现以往的笑容,虽然上面的红晕不是一时之间就能消散的:「对哦~ 川~ 你仔细想想,如果人生病了的话,治疗也不会一次就结束,还是有一个疗程的吗~ 就像是你感冒一样,今天虽然治疗了,明天还是要再过去医院一趟,让病情完全稳定下来才可以呢~现在我做的就是对川你上次说过的病情一个疗程内治疗的事情呢~ 这也是为了进一步根除,防止复发呢~ 」

  这样的理由实在太勉强了,小川他就算只有十岁也不会相信的吧?!在门外偷窥的俩女仆在听了爱丽丝的话语之后,不由自主的在心中暗自想到。

  只是让她们惊讶的是对于爱丽丝的谎言,结野川完全没有怀疑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是这样吗……那样的话真是太麻烦爱丽丝你了……下次还是让我爸妈带我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这样可以不用特别麻烦爱丽丝你……」

  竟然这么容易相信,看来爱丽丝大小姐喊对方笨蛋川的称呼也不是没有道理呀。安娜和安妮不由有些扶额的冲动。

  而爱丽丝在听了结野川的话语之后,不由的有些慌张起来,毕竟现在的事情完全只是因为自己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所以才会编造出这样的谎言和借口,笨蛋川身上自然不会有什么病,如果对方真的和父母去医院检查,不对,应该说去医院检查之前,他的父母就会问为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要去医院检查的原因,那么按照结野川的单纯程度,绝对会把自己对他做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的父母,那样的话,他的父母不仅会认为自己的孩子外出遭遇到了痴女,而且说不定会让对方不再和自己见面。这两点不管是哪一点对于她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事实呀!所以她怎么会不感到慌张!

  所幸的是她很快的在内心中编制出另一个谎言,连忙开口对着结野川说道:「川,千万不要和你的爸妈说呢~ 不仅是因为这样隐藏的很深的疾病,一般医院检查不出来,而且如果让你的爸妈知道你得病了的话,肯定会感到非常的难过非常的伤心。你肯定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吧,所以我私下偷偷把你治疗好的话,那样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不是吗~ 」

  「原来是这样呀……爱丽丝你竟然为了我考虑这么多,你真的是我一辈子最好的朋友呢!真是谢谢你呢……」

  看着结野川完全没有怀疑自己的话语并且向她道歉的模样,爱丽丝心中不由的浮现了一个念头:「笨蛋川是个笨蛋真好呀!」

               五百一十七

  「不过爱丽丝……你要怎么治疗我的疾病呢……还是跟上次一样进行那种感觉有些奇怪的事情吗?」在完全相信了爱丽丝的谎言的结野川,不由犹豫了一下,开口继续问道。

  「咳……」爱丽丝学着大人那般有模有样的清了清嗓子,同时也让自己刚才产生的慌张情绪掩饰下去,「的确就是这样呢,不过,比起上一次的行为,可能会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毕竟这次主要是为了预防的疗程呢。」

  「有什么不一样的吗……」结野川一知半解的问道。

  「等下等我开始以后,川你就大概能够明白了呢。」爱丽丝微红着脸颊,避过结野川的目光,用着有些奇怪的语气说道。

  「是吗……那样的话……爱丽丝你可以开始了……我做好准备了……」结野川虽然还没有完全理解,但还是点了点脑袋说道,不过随即他如同跟想起什么,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红晕,有些扭捏的重新开口说道,「那个爱丽丝……在此之前……我能不能先去上一下厕所呢……」

  「为什么呢?川你现在急着上厕所吗?」爱丽丝有些奇怪的问道,似乎有些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突然说出这样的事情。

  「不是的……只是……我怕像上次那样……又把爱丽丝你的衣服弄脏……」结野川带着羞意以及不好意思的语气说道,上次的那件事情对于他来说确实算是比较难堪的回忆,自己竟然突然忍不住尿了爱丽丝一身,幸好最后对方让他答应了一个要求就原谅了他。

  「呵……」听完结野川的话语,爱丽丝下意识的想要笑出声来,只不过想起自己如果真的笑出来的话,一定会让对方感到怀疑的,所以她还是勉强忍住自己的笑容。上次的事情,她可是完全知道真相,对方之所以这样,应该说罪魁祸首还是爱丽丝她自己,再加上对方欧金金里喷射出来的东西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尿液。只是这些事情她自然不会如实告诉川,准确的说,现在在自己还呆在日本的时候是绝对要保密的,在离开前的话,或许自己会完全坦诚的说出来吧,毕竟那是他们两人之间特别私密的关系和记忆。

  在将这繁多的思绪强压下去之后,爱丽丝脸上尽量装作如常一般的表情,虽然嘴角的笑意还不能完全掩去:「川,没关系的,即使上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是证明了我的治疗确实有效呢,所以就算现在你去上了厕所也没有任何作用的呢~ 现在还是让我们直接开始吧~ 」爱丽丝倒是不会让结野川离开,毕竟这间房间内并没有设置厕所,要出去的话还要走一段路,那段时间如果让那些女仆看到的话,还是多多少少会有些麻烦呢,而且最重要的是爱丽丝心中已经涌起了一股名为迫不及待的心情。

  当然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和结野川一起进入安娜安妮房间并且热吻的事情,已经被所有女仆知道,而且刚才她那如同痴女一般的行为以及哄骗结野川的话语也被她的双胞胎专属女仆完全的看到了,现在还躲在门外继续窥视着接下来的事情,如果她知道这些真相的话,想必脸上还是会露出比较精彩的表情吧。

  「咦……真的是这样吗……那么为什么上次……爱丽丝你都没有说……还因此惩罚我……要求我答应你一个要求来补偿你……」结野川不由自主的开口问道。
  爱丽丝倒是没有想到结野川会在这时候提出这样的问题,稍微有些一愣,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一边在心里感叹笨蛋川倒是还没有笨的那么离谱,偶尔还是有点小聪明的,一边脸色不变的开口笑着说道:「我上次也没有骗你呀~ 因为川你没有问我这方面的事情,所以我也没有开口解释呢~ 而且就算那是治疗的原因,但是川那时候你把我身上的衣服弄湿弄脏可是不争的事实哦,作为补偿,满足我一个要求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

  听爱丽丝这么一说,结野川一下子有些说不出话来了,似乎也感觉非常有道理,自己确实应该为自己做的错事负责,满足爱丽丝那样一个要求,反而是自己占了便宜。

  看到结野川那副完全被自己说服的模样,爱丽丝脸上的笑容不由的变得更加浓烈起来,继续说道:「所以川,现在我要开始治疗哦~ 」

  「嗯……」结野川轻轻的应了一声之后,也没有再说什么样的话,对于他来说,或许把自己的病治好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样爸爸妈妈就不用担心自己了,而且再过几天,爸妈还要出门一趟,现在将病治好的话,那么这几天自己可以用健健康康的身影面对他们。

  在结野川答应之后,爱丽丝重新把目光移到了结野川的下身之上,刚才在说话期间,她就没有将对方的下体松开,结野川那没有发育的软绵绵的欧金金还没她紧紧的握在手心之中,当然之前的那段时间,她并没有用力,不然的话结野川早就会发出痛呼声,毕竟这个年纪男生的欧金金还是比较娇嫩容易感到疼痛的。
  「唔……有点痒痒的……」结野川有些茫然和不知所措的说出现在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因为年幼和无知,所以现在的他对于爱丽丝用双手轻轻抚摸着自己下体的行为没有多么逃避,虽然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更多的关心着自己疾病的治疗。

  对于结野川的话语,爱丽丝脸上的笑意有些变得妖媚起来,抚摸着结野川下体的双手速度也慢慢的加快起来,只不过这时候还不知道该如何更换刺激男生的她,也只是单纯的如同抚摸小猫脑袋一般,让自己双手不断的在棒身上轻轻抚摸着,感受着上方传来的柔软和让自己觉得舒服的异样感觉。

  「唔……」结野川的小嘴中继续发出轻轻的喘息声,他的眼中的茫然和疑惑越来越浓厚起来,「唔……爱丽丝……为什么我感觉这么奇怪……为什么我会忍不住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来……」

  「川~ 这是治疗应有的效果而已,你会感觉到那样的感受以及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都证明了我的治疗在起着作用呢~ 」爱丽丝微红着脸颊说道,因为一连撒了那么多谎言的原因,她对于编造借口有些得心应手起来,而且说话的同时表情也表现的非常自然,仿佛就像是在阐述真理一般。

  结野川也自然看不出爱丽丝现在的伪造,听到爱丽丝这样的解释,他再次相信了起来,点了点头说道:「唔……原来是这样……那么爱丽丝……我的声音会不会影响到你的治疗……唔……如果那样的话……就算是忍不住想要发出声音……唔……我还是会努力忍住的……」

  结野川的这番话,让爱丽丝差点忍不住去抱住对方,因为这么单纯的相信着自己,并且用那么无知的表情说出这番话语,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不小的杀伤力,越发的感觉结野川笨蛋和可爱起来。

  她强忍住心中这份难言的冲动,尽量平息自己急促的呼吸,开口说道:「小川,没关系的……或者说,你发出声音对我来说更好,因为治疗的过程中需要听到你的感受,这样才能根据你的话语进行更加完善的治疗呢。」

  「唔……我知道了……我会努力正确的把我的感受描述出来的……」结野川喘着气,微红着脸,开口说道。为了能让自己的疾病得到充分的治疗,也为了不让爱丽丝特地给自己做的治疗白费,结野川还是下定决心努力去配合对方。
  「呼呼……」这回发